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学生记者之家 >> 值得铭记的时光

值得铭记的时光

发表日期:2012-05-30 作者:施亚军 编辑: 出处:

 

一转眼,我即将离开新闻中心了。

还记得,20059月,我和同宿舍的哥们,同班的几个同学以及同乡的一个师姐,在教学楼一楼暗房对面的教室里参加了新闻中心的笔试。结果一行六七个人当中,只有我一个人被录取了。

所以,对于得到进新闻中心这个机会,我格外地珍惜。

转眼我即将离开了。

还记得,发的第一篇稿件,是四个记者一起报道中秋文化节的服装演出晚会。那时候,我写稿子极尽辞藻之功力,穷极文赋之骈俪。让我欢呼雀跃的是,最终发表的稿件的主体部分大多采用了我写的内容。

    所以,我自信,新闻中心将是我发挥才能的舞台。

    大一我是名普通的记者,大二我当上了编辑,期间也担任过二部部长,大三我担任团长。可以说,新闻中心记者团的每一个角色,我都经历和体验过。新闻中心,确实是一个令我“名利双收”的地方,我大学里两次获得素质综合奖学金,一次明国奖学金,一次日本JC奖学金,一次学习奖学金……每次在填写申请理由的时候,新闻中心的经历总是能让我浓墨重彩地写上一笔。就连学术科研奖,这种与新闻实务没有多大关系的奖项,也能被新闻中心记者团的成员之一——你们的朱品师兄获得,因为他写的两篇稿件获得了北京新闻奖。

等你们求职的时候,你们会发现在新闻中心的经历也会给你的简历添加光鲜亮丽的一笔。上学期我参加了InFocus Asia(新加坡)国际传媒集团的奥运实习生计划,在面试的时候,面试官就对我简历中新闻中心的经历产生了兴趣,最终我很荣幸地被录取,在暑假的时候协助境外媒体报道奥运会。

除了是一个让你“名利双收”的地方外,新闻中心还是你锻炼新闻实务技能的平台。我们报道的是校园新闻,往往会采取“小题大做”的写法,从某一很小的点上去洋洋洒洒地写成一片几千字的通讯,这是一种很好的锻炼采写的方法。校园的新闻好比是麻雀或青蛙,只有当你对它们能进行游刃有余地解剖,你才能在社会的手术台上成为一名好大夫。我曾在地方的一家报纸实习,一起的还有复旦新闻学院和南大新闻学院的学生,我自信我的采写功底比他们出色,因为我有着三年在新闻中心的锻炼。我的主编曾忐忑地把一篇两千字的稿件让我完成,而我当年就把完成的稿件交给了他,他看过很惊讶,当然,他未曾知道我曾经在院报上写过五千字的通讯,未曾知道我曾经得到过新闻中心老师们的悉心指点。

在新闻中心的日子里,我认识了很多老师、学长和朋友,这是我人生中重要的一笔财富。这笔财富从功利的角度看,就是我的人脉关系。我在实习的时候需要采访专家,我首先会想起我曾经在学校里采访过的那些老师,因为新闻中心工作的关系,我和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。这笔财富从情感的角度看,那就是恩师之情、真挚友谊。当我遇到心事、碰到两难选择的时候,我时常会向老师、朋友咨询,而他们成为了我倾述困惑的良师益友。

转眼间,我即将离开新闻中心了,心中有万千的不舍。

最后,我想说一下我对新闻中心的几个铭记。

第一个铭记,铭记去年中秋节的时候,新闻中心发给我的那块稻香村月饼。

第二个铭记,铭记去年我生日的时候,新闻中心发给我的那个热水袋。我很后悔我的生日不是在十一之前,那样,我今年又可以得到一个热水袋了。

第三个铭记,铭记我们记者团留在世界雕塑公园、八大处公园的足迹。

第四个铭记,铭记川乐园酒家的几次狼吞虎咽。

第五个铭记,铭记毛老师、万老师对我们的专业培训,我至今记得万老师讲到提问技巧时候说的那句颇有禅意的“千变万化,存乎一心。”

第六个铭记,铭记赵老师丰厚的稿费。

第七个铭记,也是最后一个铭记,铭记和在座各位每隔周一中午开会的时光,尽管开会通常会有一点点的无聊,但我将一直铭记我们在一起的一个半小时的时光。

前几天,看到我们记者团的王延新校内上转载的一首诗,是郑愁予的《错误》,最后一句这么写道:“那哒哒的马蹄声是个美丽的错误,我不是归人,是个过客。”也许,我们在座的各位对于新闻中心而言都只是一个过客,但我相信,我们将会记住曾经在新闻中心的“哒哒马蹄声”,这段美丽的回忆将伴随我今后的路程。

>>相关附件